孙艺洲吹蜡烛:韩俊:一些农产品的进口不会对我国国内农业产生冲击

2019年12月15日 14:06来源:东光新闻作者:谢荣 实习记者 张筱箐 通讯员 白学文

  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了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判决书。再审判决主要内容:一、撤销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冤案虽然昭雪,但一条鲜活的生命早在18年前被定格在18岁的少年。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毛纺厂18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案发仅61天后,法院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说在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呼格案”时,人们只是怀疑呼格吉勒图被错杀了,那么,当呼格吉勒图最终被判无罪的今天,就简直无法想象,当时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呼格吉勒图怀着怎样的心情? 不要说是呼格吉勒图的亲人,就是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在这份冤情面前感到巨大的悲痛,同时也感到震惊和恐怖。因为,是不可抗拒的法律,剥夺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因此,如果不对这样的错案深刻反思,找出形成错案的原因,那么,就无法抚平伤痕、阻止新的伤害。 冤案昭雪后,追责是无法回避的。而在人们朴素的感情里,往往把追责定义为“冤有头债有主”。虽然这也是抚平伤痕的人之常情,但如果仅限于这种狭隘的情感,可能就会满足于造成这起错案的当事人付出的代价。其实,追责是反思呼格案的切实路径。只有通过对相关当事人的追责,才能还原当时案件审理的过程和细节,找出形成错案的根源。否则,很可能把认错代替纠错,把惩罚当做问题的终结。 说实话,呼格案能在18年后有这样一个结果,可以说是有点让人意外的,这应该是当前推进依法治国带给人们的信心。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前提,才能笔者觉得对接下来的追责,不能放松,不能马虎。前文说过,追责不是狭隘的情感驱使,在我伸张这个观点的时候,已经站在与当时审理此案的当事人没有恩怨的立场上,只是希望通过追责,让这些当事人还原当时的办案细节。至于他们应负什么责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形成错案的环节,现在还有没有存在的可能?无论压力或干扰,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是不是还能故伎重演?也就是说,现在司法领域的各种制度,能不能有效的防止这样的错案再次发生? 虽然在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后,9年来呼格案一直在复查中,但从结果来看,即使排除疑犯赵志红,呼格案本就疑点重重。在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发现,一是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这就是说,造成这起错案,并非18年前的刑侦技术问题。那么,在这些重要证据都没有落实的情况下,为何案发仅61天后,法院就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 要解开其中的“谜团”,最好的路径就是追责。而只有把追责提到抚平受害者伤痕,同时修复司法漏洞,防止重蹈覆辙的认识高度,而不仅仅是落实相关当事人的责任,才能让呼格案的昭雪,在平复死者冤情,安抚死者亲人的同时,在推进依法治国中体现出积极的社会意义。 文/知风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演员姜亦珊离世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美女明星云集,让这个城市如此香芬。而交际场上风头最足的交际花,非唐瑛莫属了。诺奖最年长得主

  美国在全球军事行动的刚性与其坚守联盟政策是一脉相承的。美国为了给自己的盟友撑腰,不惜冒着被牵连的风险也要履行“盟主”的承诺。美国挑唆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为难,正成为其在东南亚扩大影响力的卖点。然而,真正感到担心和恐惧的,却是处于美国在菲律宾、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军事基地中央的东盟各国。这早已引起了东盟部分国家的高度警惕,成为他们避之不及却敢怒不敢言的安全阴影。陈乔恩回应脱粉

  唐代一到三品官的坟墓全长40~80米,天井数量在4到12个之间,上官婉儿墓全长米,共有5个天井,形制与其生前正二品的身份较相符,但墓的规模并不豪华。沙特女性获新权

  彼时,他们刚迎来了五年街头艺人生涯的一个“巅峰”,受邀到马来西亚的云顶广场进行商业演出。那是两兄弟第一次出国,他们发现,同样是表演小丑气球,当地的街头艺人却可以在人群的簇拥下,气定神闲地表演,没有受到任何驱赶。梁静茹签字离婚

  记者了解到,珠三角机器人产业发展已经酝酿已久。在佛山最新公布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发展规划当中,这个行业要在3至5年内达到1000亿元产值。而在2013年,佛山该行业的产值不足300亿元;而深圳设立专项资金,自2014年起至2020年,连续7年市财政每年安排5亿元,设立市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敦促释放孟晚舟

  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作了关于提请审议批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组织和举行联合反恐演习的程序协定》和《关于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境内组织和举行联合反恐行动的程序协定》两个议案的说明。华少回应离职传闻

  1961年,18岁的我初中毕业后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熔炉,部队番号“3747”,也就是后来的“8341”部队——中央警卫团。1968年7月,我参加部队组织的指导员学习班。一天,中央警卫团政委杨德中到我们小组听取发言。我的发言简明扼要,自然连贯。没想到,仅仅五分钟的发言又一次改变了我的命运。8月12日,我奉命“到杨政委家谈话”,杨政委问我:“周总理那里需要一个年轻的解放军干部做秘书工作,你愿不愿意去?”我立正回答:“报告首长,我愿意!”杨政委特意叮嘱我:“对邓大姐就叫‘大姐’,对周总理就称‘总理’,千万不要称‘首长’,不要说‘请指示’,一定要好好向老同志学习请教。”史玉柱吃脑白金